您的位置:首頁 >> 證券要聞 >> 文章正文

300家上市公司管理層減持溫氏股份高管套現半年73次

加入日期:2019-6-22 9:33:52

  頂尖財經網(www.atgqzq.live)2019-6-22 9:33:52訊:

  深交所近日向德生科技(002908.SZ)一名董事下發監管函,通報后者未事先披露減持計劃,為A股違規減持行為再添新案例。據《華夏時報》記者不完全統計,今年以來累計已有幾十家上市公司大股東出現違規減持。

  違規減持不斷增加的背后,是A股一波接一波洶涌的減持潮。《華夏時報》記者根據數據統計,截至2019年6月17日,兩市共發布了2614份減持計劃,其中2273份減持計劃仍在進行中,大量上市公司管理層出現巨額減持。

  財經評論員郭施亮向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股東大手筆減持一方面可能是受到了限售股解禁的影響,部分次新股的限售股到了解禁期,無論當前公司股價表現如何,依然存在獲利空間;此外,也不排除是大股東在股市震蕩期間的套利操作。

  管理層減持超千萬元

  2018年下半年,受股權質押危機等因素影響,A股指數大幅下挫,上市公司回購操作在政策的鼓勵和引導下成為主流;大股東減持操作相對減弱,數據顯示,去年共有827份減持公告最終以失敗告終,此外,還有494份減持公告尚未完成。

  相比之下,今年A股減持操作相對明顯增多。從公告數量口徑看,截至6月17日,2019年兩市共發布了2614份減持公告,雖然是半年數據,但其數量已是去年全年總量的約74%。

  從實際減持情況來看,截至6月19日,今年發生管理層成員減持的上市公司數量已升至769家。

  在實際減持規模口徑看,1月份董高監實際累積減持規模超過1000萬元的上市公司59家,5000萬元以上26家;2月減持規模在1000萬元以上的上市公司42家,5000萬元以上11家;3月5000萬元以上43家,1000萬元以上103家;4月1000萬元以上27家,5000萬元以上11家;5月1000萬元以上91家,5000萬元以上32家;6月截至19日1000萬元以上72家,5000萬元以上22家。剔除月度和月度之間的疊加,據統計,有301家上市公司管理層減持超千萬元。

  而按月度來看,3月份是A股減持大月。1月份共209家上市公司管理層成員執行了減持操作;2月共164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層成員進行了減持;3月共300家;4月136家;5月263家。

  而6月份,截至19日,已有200家上市公司發生了管理層成員減持股票。這意味著,未來6月份的全月減持數據有可能進入全年前列,甚至可能超過減持大月3月份。

  限售股解禁數據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這種趨勢。

  今年第一季度的解禁規模,相比其他三個季度并不算高。以單個月度潛在解禁規模來看,今年最大的解禁月發生在3月份之后。

  以國金證券研究所李立峰團隊的數據為例,其根據2019年6月14日收盤價測算,2019年潛在解禁規模最大的月份是4月,規模約3976億元,而前3個月的規模分別為1月2628億元、2月1556億元、3月1590億元。

  這意味著,今年月度解禁規模在2000億元以下的月份只有1月和2月。根據李立峰團隊的測算數據,今年5月份潛在解禁規模為2732億元、6月2582億元、7月2473億元、8月2919億元、9月2137億元、10月2827億元、11月2716億元、12月2862億元。

  2019年全年解禁規模為3.1萬億元,相比2018年增加5.94%。

  半年70多次減持

  從個股減持看,截至6月19日,2019年有60多家上市公司董高監實際減持規模上億元。

  《華夏時報》記者根據數據統計發現,截至6月19日,溫氏股份美年健康東山精密、順榮三七、九九久、南洋股份森馬服飾華策影視網宿科技大北農等10家公司的董高監成員減持規模位居前十。

  其中,減持規模最高的溫氏股份為8.7793億元,第10位大北農為4.3億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溫氏股份董高監減持操作多達73次,發生在1月、2月、3月、5月、6月,涉及董事、監事、高管以及他們的子女、配偶、兄弟姐妹等。

  溫氏股份全稱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,是一家在廣東注冊的公司,2018年年報審計機構為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(特殊普通合伙)。

  該公告的主要業務是黃羽肉雞和商品肉豬的養殖和銷售,2018年盈利數據出現大幅下滑情況。年報顯示,溫氏股份2018年全年營收同比增長2.84%至約572億元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降41.38%至約39.57億元,扣非后同比下降40.51%至約39.13億元,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同比下降18.76%至約64.9億元。

  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,溫氏股份更是由盈轉虧。其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6.22%至約139.7億元,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虧損高達約4.6億元(去年同期為凈利14億元),扣非后凈虧損7.38億元(去年同期凈利約13.37億元)。

  相比之下,減持規模與溫氏股份幾乎相當的美年健康(8.5525億元),共涉及8次董高監的減持操作。但美年健康截至6月19日尚未發生管理層增持操作,而溫氏股份上半年管理層增持金額約3316萬元。

  美年健康2018年業績并未出現營收和凈利下滑情況。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,其營收僅同比增長4.21%,凈虧損擴大6.45%至1.184億元,扣非后凈虧損同比擴大174.28%至2.705億元。

  排名第三的東山精密,管理層減持金額約為6.71億元,涉及14次減持操作,但同時該公司上半年管理層增持規模約為603萬元。

  東山精密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28.82%,凈利同比增長54.14%,扣非后凈利同比增21.71%。2019年營業收入同比增26.44%,凈利同比增31.39%,扣費后凈利同比降低5.16%。

  郭施亮認為,建議投資者區別對待股東減持,若出現股東減持手筆較大、集中拋售的情況,投資者要保持警惕;但若股東只是出于資金需求減持,公司基本面沒有發生明顯變化,則不必過于緊張。

  中國平安首次回購護盤

  從年初的2440點,到4月份的3288點,再到6月6日盤中的2822點,滬指上演了一輪大幅的震蕩調整。這在一定程度上帶來了上市公司大股東的增持護盤情緒。

  《華夏時報》記者根據數據統計發現,從年初至6月19日,A股共發布了125份增持公告,其中,28份增持計劃已完成,93份增持計劃仍在進行中,此外還有4份失敗的增持計劃,均發生在*ST保千身上。

  而從實際發生的增持口徑看,截至6月19日,已有542家上市公司發生董高監成員增持股份。其中,增持金額排名第一的是合盛硅業,約為32.87億元,是目前兩市唯一一家管理層成員累積增持規模超過10億元的公司。

  排在第二的隆基股份,管理層成員實際增持規模約為6.58億元,第三名TCL集團約5.143億元,大華股份城地股份、神農大豐、嘉澤新能報喜鳥橫店東磁木林森增持規模依次約為3.77億元、2.33億元、2.328億元、1.8億元、1.7億元、1.6億元、1.2億元。

  不過,從市場總體增、減規模來看,減持仍然是大勢。

  國金證券研究所李立峰、魏雪的統計結果顯示,今年過去5個月,A股每月凈減持規模在幾十億元至幾百億不等。

  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中,僅主板在1月份出現了18.2億元的凈增持。但當月,中小板和創業板凈減持規模分別為28.42億元和19.33億元。

  從月份口徑來看,3月份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的凈減持規模均創下新高,分別為61.04億元、116.59億元、80.11億元。

  其余月份的凈減持規模分別為:2月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為24.41億元、24.06億元、43.25億元,4月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為24.41億元、24.06億元、43.25億元,5月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為26.95億元、14.53億元、22.48億元。

  而6月份,截至6月15日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凈減持規模分別為22.76億元、27.47億元,23.13億元。

  除了大股東增持,上市公司回購是另一個護盤的生力軍。2019年6月18日,中國平安實施了首次回購A股股份,購得約350萬股公司A股股份,占該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為0.01917%,總額合計約2.82億元;6月19日,中國平安又公告,當天繼續回購A股股份,數量為1300余萬股,回購股價最低83.5元,最高84.4元,回購共計支付金額約10.91億元。

  至此,中國平安過去兩天內已購回股份1650.7萬股,累計耗資13.73億元。中國平安的回購計劃于2018年10月29日對外披露,彼時A股市場整體低迷,在政策的鼓勵和指引下,大量上市公司祭出回購計劃。

  從實際實施了回購的口徑看,《華夏時報》記者根據數據統計發現,截至6月19日,今年已有622份回購計劃完成,268份回購計劃已在實施當中,此外還有302份通過股東大會審議。

  郭施亮認為,在市場處于非理性調整的階段內,上市公司通過股份回購等方式來達到穩定股價目的意愿較強,但仍需要重視幾方面的問題。比如,頒布股份回購方案的上市公司數量不少,但仍然存在一些忽悠式回購的現象。

  “具體而言,例如上市公司在具體落實股份回購的時候,并未按照當時頒布的回購方案如期實施等額的股份回購,卻成為了一種市場常見現象。此外,則是部分上市公司在頒布股份回購方案后,卻并未有任何實質性的股份回購計劃,這從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持股信心。因此,對于忽悠式股份回購的行為,確實需要從嚴規范、嚴格落實。”郭施亮稱。

  再者是股份回購的資金來源方面。股份回購新政中,為上市公司采取股份回購的措施提供了不少有利的條件,既可以來自于自有資金,也可以通過發行優先股實施股份回購,此外,仍可以通過債券募集資金、金融機構借款等途徑完成股份回購。

  “但是,從實際情況出發,對于本身財務實力較好、現金流較強的上市公司,其通過自有資金的方式完成股份回購,這樣的市場認可度更高,對股票價格的積極影響更為明顯。”郭施亮稱。

(文章來源:華夏時報)

編輯: 來源:


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